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新闻
人物| 蒲文博:我在决战凉山现场!
作者:川报观察  发布时间:2019-01-16 15:11:15 打印 字号: | |

【编者按】

四川发出向凉山深度贫困发起总攻的号令,共计5700多人派往凉山州11个深度贫困县,开展为期3年的脱贫攻坚和综合帮扶工作。

2018年7月起,川报观察开通“凉山脱贫大决战的故事”专栏,将通过扶贫日记、记者跟随等形式,在未来三年间,聚焦综合帮扶工作队成员的工作情况。

该专栏面向奋战在凉山脱贫攻坚战场上的帮扶工作队成员和亲属们,征集你们在脱贫攻坚路上的故事。用你们的亲身经历,真情实感,用你们的深入观察和用心思考,讲好故事,传好声音。

二坪的胜利之歌

文/图 蒲文博 

甘洛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挂职)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歌唱……”

没错!这就是那首我们从小烂熟于心的《歌唱祖国》,这是来自海拔2800米的歌声,响彻整个大渡河峡谷,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今天是我离开南充赴凉山州甘洛县参加综合帮扶的第161天,要去一个很多人想去而不敢轻易去的地方——乌史大桥乡二坪村,调研脱贫攻坚工作。

二坪位于四川省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和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甘洛县,是即将也必须脱贫的众多乡村之一。二坪因位于大山第二台阶而得名,再往上就是三坪,往下不是一坪,而是因良田较多因此得名的田坪。

之所以很多人想去,
可能是享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也可能是想亲眼目睹大渡河那如猛兽般的河水或是峡谷两侧的壁立千仞;而很多人不敢轻易去,则是惧怕那条必经的“天路”。

二坪的路

毛主席讲,不到长城非好汉;我想说,不上二坪非勇士。

想徒步上二坪,最便捷的方式是先乘车到田坪。到了田坪,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硕大的山体,根本看不见路在何方,而且你也无法想象在这笔直陡峭的悬崖上竟然还有路。

途中偶遇一位正好也要上山的老乡,他一身蓝色的帆布衣服中泛着绿,上面有些零零散散的泥土,脚上穿着一双军绿色的帆布胶鞋,肩上还扛了一个蛇皮袋。遇到老乡,让我感觉自己似乎找到了上山的路。

老乡一路跟在我身后,我请他走前面,他说:“客人先走,我嘛,给你遁后。”当我上气不接下气,感觉心都提到嗓子眼,就想一屁股坐下的时候,他又说:“不能在这个地方休息,再坚持坚持,到前面就可以休息了。”我带着一脸的问号往后扫了一眼老乡,他赶紧解释道:“你莫有来过,不晓得这里的状况,经常有山羊将崖上的石头踩掉下来,要到了安全的地方才能休息嘛。”

一路上,老乡热情地向我介绍着二坪的人、二坪的风景、二坪的新面貌,就这样走了漫长的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那个心念念却又畏惧的天梯脚下。

一个字形容——险!两个字形容——好险!三个字形容——太险了!站在天梯脚下,往上看,不见天梯尽头,往下看,尽是如火柴盒般大小的房屋,更看不见刚走过的山路。

“现在的钢结构天梯扎实多了,以前还是木头和藤条做的吶!”老乡说。“那你们下山也太不方便了,运输物质多困难啊?”我问道。

老乡急忙解释到,“现在党的政策好嘛,二坪也有了一条经过扩宽后可以通行小型车辆的便道,只不过路太绕,都是些弯弯路、大陡坡。”

休息了几分钟,在进退两难的境地下,我硬着头皮向天梯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只敢双手抱着靠悬崖一侧的栏杆,动也不动的望向那看不到尽头的天梯,待后面一只脚与前面的脚位于同一梯步时才敢再次跨出第二步。

从前的二坪与世隔绝,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老乡一年难得下山一次。现如今,一切都在变,木梯换钢梯,小路成便道,而不变的是老乡那颗淳朴、勤劳而感恩的心。

二坪的火塘

终于,还是坚持爬到了村口,远远地就听到了从村落深处传来的歌声,“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歌唱……”。

“这是村上广播在响吶!”老乡说。

虽说二坪的海拔不是太高,但我全身已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可能是浸湿了后背的汗水在蒸发的缘故吧!

告别了老乡,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在纵横交错的村道上。路经一户正在不停忙活的人家,出于好奇,我一边走,一边时不时地抬头瞄一眼。可能是看我不像本地人,或是,感觉我有点冷……

“来嘛,来嘛,老乡,天气太冷了!来暖和暖和。”老乡朝我喊道。一向比较拘束的我,这时倒是一点都拘束不起来,径直向老乡家走去。从老乡口中得知,他叫阿呷(化名),在彝族年前后,各家各户都要腌制腊肉。

“这个叫啥子嘛?”我问道。“这个是火塘,我们煮饭、炒菜、烧水都用这个,吃饭嘛就围一圈。”阿呷说,“来,喝口酒嘛!远方的客人?”早就听说过彝族同胞热情好客,于是我也没有推迟。一杯酒下肚,加上燃得正旺的火塘,顿时感觉一股暖流从心口流遍全身。

阿呷双手递给我一支烟,并示意我靠火塘坐下。

“你在哪里做事嘛?”我问道。“我在佛山嘛,现在政府和那边弄个什么结对帮扶,鼓励农民到那边务工,还有大汽车包接包送,我是回来过年的嘛,年过完了还是要回去的。”阿呷答道。

“那你收入怎么样嘛?”我接着问道。“收入还是比在家多得多嘛,那边工厂要发工资,这边政府还有一些补贴,加上家里种些土豆、苞米些,比以前好多了。”阿呷答道。

“那现在生活还是可以嘛!”我接着说。

“现在有得吃,有得穿,还有钱挣,政府还给我们修了新房子,来年就要搬进去了嘛,上医院还可以报销,我小孩就在村里的小学校读书,一会要去接她放学嘛。”阿呷满足地说道。

我和阿呷一根接一根,你一句我一句,有说有笑。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民族、习惯也都不一样,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脱贫奔康。我坚信脱贫攻坚的“战火”会像那火塘里的火一样,燃遍整个二坪,整个凉山。

二坪的小学校

在阿呷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传说中的“云上学校”,这就是感动中国的李桂林、陆建芬两夫妻坚守了大半辈子的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一圈围墙、两间青瓦房和门头上的三面红旗,围墙上写着“扶贫先扶智”几个大字。正值放学时间,孩子们簇拥到大门口,个个脖子上都戴着红领巾,脸上充满了对外界的好奇,正等待大门打开的那一刻,这其中就有阿呷的小女儿。

在这里,我遇到了陆老师,岁月在陆老师的身上留下了明晰的印记,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略显苍老,但这也遮盖不了陆老师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正气和才气。

“陆老师,是什么让你一直在这里坚守了这么多年呢?”“是孩子们那渴望获得知识的眼神。”陆老师面带微笑、嘴角微翘的答道。

“那你,还准备坚持下去吗?”“只要这里还有一个学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不会离开这里!”陆老师斩钉截铁地说。

冬季的二坪,一片暗沉,但孩子们胸前的红领巾和学校门头上的红旗显得格外鲜艳;冬季的二坪,寒风阵阵,但孩子们和陆老师脸上的笑容让人感觉格外温暖。

行走在返程路上,依旧隐隐约约听得到那首《歌唱祖国》,我想,这不仅仅是祖国赞歌,更是二坪即将成功脱贫的胜利之歌。


 

 
责任编辑:宣教处